“外公,会不会大长老和二长老在主脉一族还有身份?”

秦朗想起之前二长老临死之际的话,皱了皱眉头,神识传音担忧道。

“走吧,来到这里就没有回头路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面见主脉族长再说吧。”

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轩辕德明紧跟在六长老身后走进了轩辕城。

“外公留在洪崖古洞外完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危,他击杀大长老和二长老完是因我而起,无论如何我都要力保证外公的安!”

望着轩辕德明的背影,秦朗暗暗紧了紧双拳,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了轩辕城内。

城内人来人往,极为繁华,喧闹声不绝于耳,时不时可以看到穿着轩辕家族服饰的巡逻护卫队走过。

轩辕家族主脉长期盘踞于此,整个轩辕城存在了至少百万年之久,规模无比庞大,整个轩辕城内的人口至少有数千万之多。

轩辕家族主脉坐落在轩辕城的正中心位置,彰显着其在整个轩辕城无法撼动的地位。

跟着六长老穿过数十条繁华的街道后,一座由红瓦建筑而成的府邸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整个府邸占地面积极为广袤,目测至少有数千亩,红色的墙垣外低内高,围拢之下,整个府邸看上去好似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给人一种极为神圣的感觉。

清新少女车厢内俏皮可爱活泼好动写真图片

“这里就是轩辕家族主脉的府邸,可以说是所有轩辕家族支脉天才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不过他们想要进入这里必须经过极为严苛和残酷的选拔和战斗,而你不同,你拥有神之国符印,完可以轻松留在这里修炼,一定要把握好如此难得的机会!不管今天在主脉一族发生何事你都不要参与,也不要强出头!你只有留在这里修炼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得强大起来,才有机会为你母亲正名,让你母亲从洪崖古洞内早日离开,不再遭受无尽寒意的折磨,明白吗?”

走到府邸正门口,轩辕德明脚步一顿,仿佛预料到什么,特意叮嘱了秦朗后,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六长老,您之前传讯的事情族长大人已经知道了,他十分震怒,命您一回来就带轩辕德明等人前去家族议事厅找他。”

六长老一走进轩辕家族大门,早有一名方脸中年男子等候在那里,附耳小声开口提醒道。

“我知道了,现在就带他们去家族议事大厅。”

六长老点了点头,直接带着轩辕德明三人在府邸内穿行,三转两转,前行足足十来分钟后终于抵达了主脉的议事大厅。

跟着六长老走进议事大厅内,秦朗发现整个议事大厅极为宽敞,足有千余平米,周围都是汉白玉,地面铺就着琉璃瓦,无比奢华,跟之前支脉的议事大厅相比完是天壤之别。

此刻硕大的议事大厅内足足站了数百人,各个身上气势如山似岳,秦朗瞳孔猛得一缩,他发现其中不少人的修为竟是比轩辕德明还要高得多!

特别是在大厅上首的一名锦衣灰发男子,剑眉入鬓,星目好似朗星,目光无比深邃,浑身散发出一股让人本能沉浮的强大气势,呼吸都为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轩辕家主主脉的族长轩辕德宏!

“启禀族长大人,轩辕德明和秦朗等人带到!”

六长老一改之前傲然的神色,躬身恭敬道。

听到六长老的话,大厅内所有人都扭头将目光落在了轩辕德明和秦朗身上。

轩辕德明乃是一支支脉的族长,众人早已认识,可以说他们更多的是将目光落在了秦朗身上,想要看看他们少族长轩辕俊才有婚约的未婚妻轩辕菁菁到底生出了什么样的儿子。

“他就是秦朗!”

秦朗可以清晰感应到一股目光如同利箭一般从最前面射来,只见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目光咄咄逼人,上下扫视着秦朗,毫不掩饰其中的不屑和怒意。

微微点头,轩辕德宏目光从秦朗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径直落在了轩辕德明身上,冷冷开口喝问道:

“轩辕德明,你竟敢未经主脉允许,冒然击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们支脉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你可知罪!”

“他们二人意图对我外孙不轨,抢夺神之国符印,更何况我早已查明他们早已被端木家族收买,击杀他们乃是为我支脉清除败类,我何罪之有?”

轩辕德明一脸的不卑不亢,伸手拿出一枚记忆水晶球:

“这是大长老和二长老命后辈抢夺神之国符印的证据,还望主脉族长明察!”

轩辕德宏挥手,一股吸力涌出,记忆水晶球漂浮而起,一幕幕画面闪现而出。

“轩辕德明,你可知道你们支脉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乃是族长特意嘱咐下诈降端木家族的,有他们二人在,端木家有任何不利于我们的举动,我们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你现在杀了他们完坏了族长的大计!”

之前看向秦朗目光中满是怒意的白衣中年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开口怒斥道。

轩辕德明愣了愣,没想到大长老和二长老还有这重身份,不过口中却是毫不退缩:

“诈降又如何?他们二人意图击杀我,而后抢夺神之国符印逃之夭夭,我不诛杀他们,难道任由他们击杀我不成?”

“据我所知,你旧疾未愈,以你一个人的实力,怕是根本不会是你们支脉大长老和二长老联手之敌,你怎么会将他们二人击杀的?”

最上首的轩辕德宏目光如电,直视轩辕德明,开口问道。

“大长老和二长老太过自大轻敌,这才被我击杀。”

并不愿轻易暴露秦朗,轩辕德明开口道。

“轻敌?这个理由太牵强了!你真以为骗得了我们?六长老汇报说,当时战斗时在场的除了你们三人外,只有秦朗和这个叫做云儿的小丫头,以他们二人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帮到你,你老实交代,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主脉?”

轩辕德宏目光紧紧盯着轩辕德明,想要从中看出端倪。

“谁说以我们的修为帮不到外公了?”

轩辕德明正欲开口,一旁的秦朗却是一步上前,骤然开口道。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魂丹帝》,“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