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翔设置的第二道陷阱,就是陷坑。

坑是一个天然的大坑,并不算陡,坑里有着不少积水,而这水里,就是被他加了料的,叫做六阳水。

所谓六阳水,从一种矿石中提炼而出,施毒时可溶于水。这种毒素,其实原本不是毒,而是一种补药。

这种补药的效果,其实很类似于现在的强效兴fen剂,如果少许涂抹在皮肤上,可以提高血液循环,增加人的兴奋度,苗疆许多人都会在房事时使用少许。

然而,这种药若是进入了血液或是口中,就是致命的,人会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强的潜力,然后过度兴奋而死。

可想而知,这样的毒药在配合上五步散之后。。会有怎样的效果,这种混毒的用法,在苗疆也算是不传之秘了。

云翔在坑中早已预先布下了一些石头,保证自己不会沾染到六阳水,因为他现在需要的是绝对的冷静,决不能太过兴奋。

而那些追着他的妖怪们,此时早已中了五步散之毒,身上也是有着不少的伤口,此时六阳水一入体,反倒个个都加快了脚步,喊叫之声也更加欢快了起来,连豹统领也不例外。

有效果!

云翔心中暗暗舒了口气,只要有效果,剩下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妖怪们便是想逃也逃不掉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其实就是拖住时间。

当然,现在和一群打了兴fen剂的妖怪去拼命。 。毫无疑问是一种极为愚蠢的行为,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引着妖怪继续跟他跑。

只是,妖怪的速度原本并不比他慢,尤其是豹统领,距离他已是不足十米了,再加上中了六阳水,此时已是转瞬便能追上他了。

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

云翔心中焦急,脚下已是改跑为跃,再一转弯,便将妖怪引道了第三重陷阱之中。

第三重陷阱,也算不得复杂,只见前方的密林之中,已是用藤条拉起了数十根绊索。

这数十根绊索之上,当然也是被加了料的,上面已经被云翔涂了一种叫做“冰棱散”的毒素。

冰棱散,提炼自大雪山上的不化积雪中。贪玩的提莫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算起来也不是什么剧毒,甚至毒不死人,而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使人关节僵化。

不错,就算血液循环再快,若是关节僵硬,人的速度也一定会降低。

其实,云翔并不在意这冰棱散是否对妖怪们有效,这不过是双保险罢了,仅仅凭借那些绊索,他几乎就已经立在了不败之地。

云翔一面熟练地躲避着绊索前进,一面暗暗回头去观察妖怪们的反应,只要能够控制住距离,后面还有两道陷阱,他就不信,这些妖怪当真是百毒不侵。

绊索果然还是有些效果的,虽然因为时间原因他无法找到太多结实的藤条,大多数藤条根本无法抵挡妖怪们的冲撞,便纷纷断裂了,可妖怪们的速度还是降低了下来,便是豹统领也慢慢被他拉开了距离。…,

到了这个时候,豹统领已是发觉了些不对,前面这个人已经带他们跑了许久了,竟然毫无疲惫之意,而且眼看他跑得越来越远,自己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僵硬,而胸口也开始传来了少许气闷的感觉。

不好!

他毕竟是久经战场之人,此时已是隐隐觉察出,前方之人分明就是一个诱饵,自己若是再追下去,便会有无尽的危险等在那里。

只可惜,他发现的已经太迟了,此时他身后的妖怪们陆续传来了惨叫之声,纷纷倒了下去,许多人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便已经倒地而亡了。

五步散加六阳水,终于有效果了。

有毒!

和白花山打交道这么多年。。豹统领对毒绝对不陌生,虽然他此时还想不起来自己是何时中毒的,但绝不影响他大喊一声:“中毒了!”然后便盘膝坐下,运用体内的妖力逼毒。

他身后的几个妖怪,此时也准备如他一般逼毒,只是,他们的修为,比起豹统领实在差了太多,此时中毒已深,妖力根本就无法运转,只是徒劳地消耗罢了。不过数息之间,他们也终于软倒在地上,渐渐没了声息。

如今还活着的,也只剩下豹统领一人了。

云翔当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运功逼毒,此时已是回转身来,一脚便当头踢了过去,只要这一脚踢实了,那颗豹头也只有被爆头一种结局。

然而。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豹统领修为当真是不凡,竟然能够分心二用,一面运用妖气逼毒,一面竟然抬起了手臂,一爪便向着他的腿上抓去。

“砰”“嘶”爪腿相交,豹统领的手臂被生生踢断,身体也向后倒了过去,而云翔也并不轻松,这一下,腿上已是被抓出了一道两寸多深的伤口,若不是他及时收力,只怕对方虽然会被自己活活踢死,自己的腿也保不住了。

眼前这种情况下,若是腿断了,所有的后续计划都无法实施不说,他甚至还会有生命的危险。

而豹统领此时看着他的眼睛忽然瞪圆了,怒喝道:“原来是你这个杂碎,老子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

原来。贪玩的提莫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刚才那一击之下,他与豹统领有了接触,黄狼顶的幻术被破去,已是露出了蛤蟆真身。

到了眼前这种情况,其实露不露真身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云翔皱了皱眉,叹道:“老豹子,你我之间,本无太大恩怨,今日之事,我也是迫于无奈,算起来,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你也莫要怪我。”

豹统领闻言一阵愕然,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翔摇头叹息道:“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老豹子,你这人虽然脑子不灵光,但我也敬你是条汉子,来,我送你一程。”

说完,他再次一抬腿,当头踢了过去,这一次,豹统领终究是中毒已深,无法抵挡,被一脚踢中了要害,七窍流血而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