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蛟岛,果然是一片废墟,上面的房屋皆是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已经许久无人居住了。而提前登岛的先头部队,此时却都聚集在岛屿的中间,打量着一件东西。

那是一座奇怪的冰雕,足有十多米高,正是一只九头鸟的雕像,龙族众人一眼便认出,那正是凤凰遗脉中血统最纯正的九凤一族。然而,更让人惊异的是,那冰雕的里面隐隐有火红色的光芒闪动,显然,这居然是一只真正的九凤被冻在了其中。

一位龙族尊圣道:“启禀各位统领,自古相传,那凤凰一族的生命最是顽强,向来有不死鸟的称呼,想来这便是蛟族所得到的凤凰血脉,只是不知为何,他们却将其封在了冰中,丢弃在了此处?还请各位统领看看,该如何处置它。”

众人围着那冰雕打量了半晌,只听东海龙王敖广道:“如今咱们并不知晓蛟族中是否只有一只凤凰血脉,不如先将这冰晶打破,放这九凤出来问个清楚再说。此处尽是咱们龙族高手,倒也不必怕他不就范。”

众人均觉有理,便有十余个大圣围上前去,对着那雕像一顿猛砸,可费了半天力气,却也只是砸掉了些散碎的冰块,根本无法将那冰雕打碎。

“我来!”一个统领走上前去,翻手便已取出了一根龙角杖,略一蓄力,对着那冰雕便是虚挥了一记。

无边的龙气顿时在他前方的虚空中凝聚了起来,化作了一条十丈红色巨龙,怒吼一声,对着那冰雕便是猛力撞了过去。

轰,一声震天巨响过后,巨龙顿时化作了漫天火海,附在冰雕上便熊熊燃烧了起来,众人只觉得热浪扑面,转眼之间,那冰雕便肉眼可见地融化了起来,渐渐露出了里面的九凤真身来。

然而,很快地,众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因为,那九凤得以脱困之后,居然毫无动作,被那火海吞噬在了其中,居然连羽毛都烧得有些焦黑了。

那统领吓了一跳,连忙再一挥动龙角杖,前方的火焰顿时熄灭,九凤的尸身也如同泥雕木塑般重重地倒了下来。

北海龙王敖顺离得最近,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惊道:“南统领,你的火气未免大了些,怎的将这九凤烧死了?这下咱们可如何盘问?”

几位统领齐齐摇了摇头,叹道:“凤凰一族向来浴火而生,这九凤居然能被烧成这样,看来早已是生机散尽,死去多年了。只是不知,那些蛟族为何将这死去的九凤冻在了此处?”

户外网球的性感

一旁的云翔看着那九凤的尸身,方才恍然大悟,若是所料不错,眼前这只怕就是蛟九龄的父亲了。这么说的话,他之前告诉自己的,其实并未说谎,那么,这尸身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只有可能是……

想及此处,他惊呼道:“不好,北荒早已没了凤凰血脉,这九凤尸身分明就是圈套,大家快撤。”

众统领此时也醒悟了过来,便连忙一声令下,命大军尽快离开。

只可惜,他们反应过来实在是太迟了,只听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之声道:“你们要找凤凰血脉,我已经给你们了,你们又何必急着走呢?”

众人顿时一惊,连忙循声看去,却听得无数呼喝之声响起,之见岛屿四周忽然从湖水冰面下闪出了无数道身影,已是将大军团团围在了岛屿之上。

龙族众人万万不曾想到,敌军居然有本事隐藏在那牢不可破的千年寒冰之中,顿时齐齐吃了一惊,慌忙摆开了阵势。

直到这时,云翔才意识到刚才为什么会有一种极其别扭的感觉。

之前在万圣宫的时候,他便亲眼见过,有十几个高手不知用什么法术,隐藏在千年寒玉所造的墙壁之后,让他丝毫察觉不到踪迹。既然这法术能隐藏在寒玉之中,便自然也能够隐藏在寒冰之中,只可惜他一时不曾想通此点,却是使得自己也中了敌方的埋伏。

眼看情况危急,他暗暗护着凤凰退到了龟丞相身旁,叮嘱道:“凤凰,今日恐怕不免有一场恶斗了,一会你便躲在我身后,千万不可被敌人伤到了。丞相,一会便劳烦你照拂她一二。”

龟丞相目光一凝,叹道:“云翔,今日终究还是害得你深陷险境,都是老龟的过错啊,你且放心,老龟曾答应过你,会以性命保护这位姑娘无恙,定然不会食言。”

说话间,只见湖面上飞起了一位青衣老者,淡淡地道:“各位龙族的朋友,老夫亲特地你们准备的这份大礼,你们可还满意吗?”

四位龙族统领狠狠地瞪着那老者,只听一人开口责问道:“你便是蛟族的族长,怒蛟老祖相柳?”

那老者点头道:“正是老夫,老夫倒也懒得一一盘问你们的身份了,反正龙族中的精锐,大抵今日都在此地了,老夫倒有一言相劝。龙族与蛟族本出同源,今日正是我蛟族正本清源之日,可有龙族的兄弟愿意加入我蛟族的?只要愿意投诚的,日后便是我蛟族的兄弟,老夫自会带你们返回三界,称霸四海,还希望你们考虑清楚,莫要误了性命。”

这话可就是赤果果的劝降了,一位统领怒喝道:“住口,你们蛟族不过是我龙族中的叛逆,即便是正本清源,也是我龙族清除你蛟族才对。相柳,今日你设下圈套,暗算我等,却也休得张狂,我龙族齐心一战,自会将你们这些叛逆一举诛灭。”

其余龙族众人听得这话,也是士气大振,齐声道:“统领放心,我龙族便是死,也绝不会投靠这等叛逆。”

怒蛟老祖相柳闻言脸色一沉,冷声道:“既是如此,便让老夫来看看,究竟是你们的嘴硬,还是你们的命硬吧。孩儿们,动手!”

一声令下,那些站在冰面之上的怒蛟岛高手便齐齐呼喝一声,手执兵刃,便朝着岛屿中间的水族大军杀了过来。

龙族此来原本也是求战心切,如今见敌人来攻,却也是毫无惧意,仰天便发出了此起彼伏的龙吟之声,迎着四面八方的敌人便冲杀了过去。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