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李四撞中自己,原本正闭目养神的李傲天猛地睁开了双眼,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同时左手掌心涌出了一股真元之力,将已然冲到他近前的李四接了下来,并让其平稳落地。

接住了李四之后,李傲天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原地,他下一刻再出现之时,已经如鬼魅般的来到了张三的身后,同样将倒飞而来的张三也给接住了。

李傲天这边才刚刚接住了张三,另外一边,那龙荒又一剑朝着柳昊的右手斩去,处在墙角的柳昊根本无处躲闪,眼看就要被斩中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傲天脚踩七星挪移步,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横移到了柳昊的身前,并且抬手一拳,带着一股刺目的金光,和龙荒斩下的长剑硬撼在了一起。

只听一声精铁交击的铿锵硬响,龙荒斩落的长剑被李傲天的拳头反震了开来,而李傲天的身体也向后退出了一小步,他竟然以强大的肉身之力,挡下了龙荒的攻击。

“二表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原本还以为自己的右手是铁定保不住了,见李傲天突然杀到,柳昊当即长松了口气,他知道,只要李傲天愿意出手,即便眼前这什么龙家少爷,有着丹窍九重的修为,也绝对伤不了自己。

“好强大的肉身,没想到出身底层的苦寒派弟子中,竟然也有你这样的人物,怪不得小雅说,那蓝家的蓝正败在了你的手中!”

死死的盯着护住柳昊的李傲天,龙荒神色有些意外,虽然刚刚他也让对方退了一小步,但此刻他握剑的右手,却隐隐有些发麻。

龙荒知道,眼前这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尤其是对方竟然能以纯粹的肉身,挡住自己的剑,就凭这份本事,便足以傲视同阶了。

不只是龙荒一个人意外,那白衣女子姐妹两也同样如此,龙荒的实力有多强,她们两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可以这么说,龙荒长这么大,几乎在同境界的对手中,就没有落过下风。

而刚刚和李傲天简单的一记交手,明面上看龙荒是占了一丝上风,毕竟他让李傲天退了一小步,可白衣女子两人很清楚,实际上的情况恰恰相反,应该是李傲天占了上风才对。

蓝色和绿色

要知道李傲天是以肉身对抗龙荒的剑的,而他才仅仅只退了一小步,这便足以说明李傲天的实力有多强大了,至少其肉身的强大,在场众人便无人可比。

其实青衣少女之所以会让龙荒来替自己出头,并不是因为她自己对付不了柳昊。

而是因为今天她曾亲眼目睹了李傲天击败蓝正,也知道李傲天和柳昊的关系,只是她没想到,这李傲天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

“我也没想到,世家派的怂包弟子中,能有你这样的人物,不过我还是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李傲天没有给龙荒半分好脸色,他语气冰冷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打心眼里看不起本少爷?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龙荒大怒,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直白的说看不起自己的,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出身底层之人。

“就凭你堂堂男子,被一小丫头牵着鼻子在我这里以大欺小,你让我如何看得起你啊!”李傲天满脸鄙视道。

“你我不过是替妹妹出个头而已,这理所应当,怎么就被牵着鼻子走了,小子,你身后这家伙的右手,我今天斩定了,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连你一起收拾!”

龙荒不想再和李傲天做口角之争,他眼神彻底冰冷了下来,其内透露出了一丝杀机。

“姐夫加油,我相信你能行的!”

龙荒的话一出口,那青衣少女立马便摇旗呐喊了起来。

“你是替妹妹出头,我二表哥是替弟弟出头,这也理所应当!”

柳昊生怕李傲天迫于压力不管自己,他也跟着附喝了起来,同时还趾高气扬的和那青衣少女对视了一眼。

“小子,你别嚣张,你这位表哥实力虽然不错,但他是救不了你的,我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击败他,但却有十足的把握斩下你的手,他拦不住我的!”

见柳昊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龙荒出言打击道。

“你真要动手,我的确拦不住你,这样吧,我干脆不拦了,你要斩他的手便斩吧!”

眼珠子转了转,李傲天突然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众人皆大感意外的话来,同时他给龙荒让开了路,一副要撒手不管的样子。

“李傲天,你干什么!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名义上的表弟,你就真忍心见死不救啊,这要是让你大哥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你!”

见李傲天不管自己了,原本还趾高气扬的柳昊顿时蔫了下来,他死死的拽住了李傲天的衣袖,还将李傲玦给搬了出来。

“哈哈哈哈,你表哥他这是有自知之明,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小子,你认命吧!”

龙荒冷笑,紧接着便欲动手。

“慢着,我话还没有说完呢,龙荒,你硬要斩柳昊的手我虽然拦不住,不过我要斩下这丫头的右手,你也拦不住!”

“我话撂这里了,柳昊若是少了一只右手,我绝对让这丫头也少一只右手,你若是要了他的命,我保证这丫头也会为他陪葬,我李傲天说到做到!”

李傲天说着,将目光看向了青衣少女,他的话霸气十足,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青衣少女一听此言,脑海中顿时回想起了那被李傲天断掉双腿的蓝正,她下意识朝着白衣女子靠了靠,对李傲天有些畏惧。

“你敢!”

见李傲天威胁自己,龙荒直接将手中的剑指向了柳昊。

“你看我敢不敢!”

李傲天并没有在意柳昊,他自储物袋内取出了巨阙剑,随后猛地将之插在了身前的地面上,将地面震裂出了不少裂纹。

“够了龙荒,此事说到底那是我妹妹的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麻烦你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感受着场中压抑的气氛,再看着剑拔弩张的李傲天两人,白衣女子突然一声怒斥,随后拉着青衣少女便往屋外而去。

“仙儿!”

看着白衣女子离去的背影,龙荒神色有些失落。

其实他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青衣少女,而是为了白衣女子,他和对方有婚约,是其名义上的未婚妻,他为青衣少女出头,不过是想搏美人一笑而已,却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

“滚吧,没有了观众,你也就没必要在这里耍威风了,我这里不欢迎你!”

看着一脸失落的龙荒,李傲天下达了逐客令。

“都是因为你!害得我在仙儿面前丢这么大的脸,柳昊这小子的手我不要了,我要你的手!”

龙荒被李傲天的话刺激到了,他手中长剑一转,带着一股狂暴的真元气息,直奔李傲天斩了过去。

“既然你想打,我李傲天何惧!”

一把将地面的巨阙剑拔了出来,李傲天挥剑反朝着龙荒劈了上去。

“轰隆!”

一声刺耳的真元爆响,李傲天和龙荒的剑交击在了一起,两者之间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真元气浪,朝着上方的屋顶冲击而去。

伴随着大量砖瓦破碎的声音响起,李傲天所在房屋的屋顶彻底被掀飞了出去,同时屋内四周的墙壁也裂开了大量的裂纹。

“我们快出去,这房子马上就要塌了!”

没想到李傲天和龙荒两人的破坏力居然如此之大,见势不妙的柳昊连忙搀扶着受伤的张三李四一起离开了屋内。

柳昊三人才刚一走出大门,他们身后的房屋便在一声惊天炸响中,彻底崩溃了开来。

就在房屋崩溃的瞬间,李傲天两人自破碎的屋顶冲了出来,落在了相邻一栋房屋的屋顶之上。

“没想到你不光肉身力量强大,剑法竟然也如此之强!”

站在屋顶和李傲天隔空对视着,龙荒略带意外的说道。

“哼,我不只肉身和剑法强,还有很多方面都强,你有没有胆量见识一下啊!”李傲天冷哼道。

“有何不敢,你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我龙荒自打走上修炼之路,在同阶之中就从未遇过敌手,你在我眼里,也同样不例外!”

龙荒说着,手中长剑直指向了李傲天

“那便来吧!”

声音刚一落,李傲天便消失在了原地,几乎就在刹那之间,他如幽灵一般来到了龙荒的身后,抬手一剑便朝着龙荒的头颅斩了下去。

“好快的身法!”

李傲天的速度虽然快,但龙荒却通过神识提前一步捕捉到了他的行迹,他脚一点地,迅速避开了李傲天的一击。

李傲天一剑虽然扑空,但剑身所蕴含的真元力量,却将身前的屋顶破碎了近半,而与此同时下方的房门快速被打开,其内冲出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明显是个世家派的弟子。

“你们干什么呢!”

刚一冲出房门,白衣男子便看向了屋顶,同时忍不住破口一声大骂。

这白衣男子本来正在屋内修炼,但屋顶却毫无征兆的破碎了,他第一时间就跑了出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在他屋顶上打架。

并没有搭理白衣男子的怒骂,李傲天和龙荒两人快速又交战在了一起。

龙荒和李傲天一样,也擅长使剑。

不过和李傲天威力十足的巨阙九式不同,龙荒的剑法轻盈飘逸,且出击速度奇快,同时又不乏强大的威力。

若不是李傲天仗着七星挪移步的速度配合,单以巨阙九式他还不一定能和龙荒相抗衡。

在两大青年强者的激战下,不过片刻间的功夫,白衣男子所住房屋的屋顶,便彻底报废在了李傲天两人的打斗余波之中、

在又毁了一间房后,李傲天两人并没有就此停止战斗,他们在屋顶破碎的瞬间,同时又落在了相邻一栋青石瓦房的屋顶上,继续打了起来。

清风谷内的这些房屋,都是依山而建的,相互之间间隔很近连成了一排,随着李傲天两人的激战,房屋一间连着一间被毁掉,同时惊动了清风谷内几乎所有的人。

“我去,这两人也太猛了吧,这是在打架还是在拆房啊!”

“我想起来了,那家伙不就是今天重创了蓝正的那人嘛,他的这把剑可真是霸气。”

“没错,我打听过了,他好像是叫是叫李傲天,据说是苦寒派弟子中的最强者!”

“最强?不至于吧,咱们这一批新入门弟子中,苦寒派的足足有三百多人,他能比那三百多人都要强?”

“你还别不相信,据我所知,他在雪山城曾和苦寒派弟子中的三大强者交过手,你猜结果怎么着,两个重伤一个投降啊!”

“这算什么,他们苦寒派弟子中虽然不乏修为境界高的,但他们所主修的功法和武技,根本无法和我们世家派弟子相比,他基本上都黄级的功法和武技神通。”

“要是换我我也能行,别说和三人交手了,就是十人也不成问题。”

“这你就不清楚了吧,那李傲天是同时单挑三人,两个丹窍九重,一个丹窍五重,最为关键的是,他都是一招败敌的!”

“什么!!他看上去也就丹窍九重的修为,以一敌三,还是一招败敌!”

看着和龙荒激斗正酣的李傲天,都跑出屋子的世家派弟子中,有很多人纷纷议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