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钱?”

本来并不在意、甚至想直接开口拒绝的段坤,听到后一句话,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付钱!传武!

段坤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条赚钱之路。

这个时代的港岛,可不是那么太平。

在某个讲究自由、民主国度的刻意放任下,这年代的黑社会力量甚至比七十年代的探长时代还要乱一些。

探长时代,至少还有某位探长压着,虽然他赚的钱多了点、普通人也过得是苦了点,但还是有一定秩序的。

现在嘛,临近回归······

咳咳!

自由、民主、富强······和谐!

总之,现在的港岛,白天没什么事,晚上非常混乱。

有些地方,甚至白天都非常混乱,有黑社会当街砍人,搞得所有民众都很没有安感。

自己浴室内嬉戏好开心

为了保护自己,想学武傍身的人越来越多,尚武之风自然也就这样起来了。

“开武馆!教学生!赚钱!”

段坤的眼睛越来越亮。

这年代,开武馆绝对是一个暴利行业!

像环球精英体育中心,其实就是一个多武馆联合体。

跆拳道、泰拳、空手道等等众多武术高手联合在一起,形成了这个新时代的特殊武馆。

当然,这个‘武馆’比较特别,它还包含了一些诸如体操、足球之类的体育分类。

相比于‘武馆’,环球精英体育中心其实更像是一个特殊的现代体校雏形。

当然,说它是武馆也可以。

虽然其他项目也赚钱,但环球精英体育中心盈利的大头,基本都还在武术这一块。

具体盈利方面,段坤不太了解。

但只看那个华丽、庞大的环球精英体育中心建筑,就知道他们每年赚的钱至少是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也不一定!

至于说段坤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当然是因为他的原身非常详细地了解过环球精英体育中心。

之前他的原身想学武术,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这家名气不小的环球精英体育中心。

只是他经过了各种综合考量,比如所在距离、上课时间、教师水平、教学质量、教学费用等等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嗯···

说白了就是穷,就是身上没钱。

要去环球精英体育中心学习,哪怕是初级班,一个月也要交一千块钱学费。

效果嘛······

都说了是初级班了,还能有什么效果?

学一个套路,打得好看不就完事了!

要想获得真正有实战效果的武术,至少要去高级班!

高级班,一个月学费就要两千,这还不包括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

如果算上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一个月至少都要接近三千。

而要获得基本的战斗力,少说都要刻苦学习半年以上。

半年,六个月,那就是一万八。

段坤平时也没有存钱的习惯,身上也就剩下一千多。

在他父母出事后,他每个月倒是能有两千块钱。

但这两千块钱,除去日常开销,即便再节省,一个月也顶多只能存下一千块钱左右。

要想存够学费,没有好几个月时间,根本不可能。

最后,‘段坤’只能找了一家不正规的杂牌武馆。

那是一家江湖‘大佬’开的武馆,那位‘大佬’坐过牢,出来后不想再混社会了,就开了这么一家武馆。

‘段坤’那一身完属于街头的格斗能力,就是出自这里。

说实话,这位江湖‘大佬’还是相当有实力的。

想当年,他无权无势,就是靠着能打能拼、也敢打敢拼,才最终熬出来头,成为了一位‘大佬’。

如果继续下去,他未必不能闯出头来,成为一届话事人。

可惜,后来碰到了警察严打,进去了。

其中或许还有些被自己人陷害的原因,出来后心灰意冷,这才开了家武馆,打算以此谋生。

‘段坤’在这家武馆学了小半年,格斗技能迅速入了门。

也就是进入了lv·1。

段坤以现在格斗大师的层次回想,他当时离开武馆之后,应该已经达到了格斗lv·1(6001000)左右的水平。

这除了‘段坤’本身很有天赋之外,这位江湖‘大佬’的能力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这点从后来‘段坤’没在这里学习后,自己努力自学了将近一年,也仅仅提升到了lv·1(1000),就可以了解。

虽然说格斗能力越往后,越难提升,但近一年时间只提升了近两百熟练度,和之前小半年就提升了六百熟练度相比,还是差的有点远了。

如果‘段坤’继续在那个武馆学习一年,很可能都已经进入到格斗lv·2了。

可惜。

‘段坤’只学了小半年,那家武馆就倒闭了。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这位曾经的江湖‘老大’想退出江湖,不再管江湖之事。

但江湖之事,岂是你说不管就不管的?

后来的具体情况,‘段坤’也不是很了解。

只知道似乎是有一位他曾经的小弟找上门来,将他重新又扯入了江湖之事。

再之后。

武馆倒闭了,这位江湖‘大佬’也消失了。

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逃了。

总之,下场估计不太好。

“可惜了。”

段坤心中暗暗摇头。

这段曾经几乎已经被他以往的记忆,因为他动了开武馆的念头,又重新被他回忆了起来。

这位曾经教导过他的江湖‘大佬’,对他多少也算是有些传承之情。

对方最后居然落得了这样不知生死的下场,段坤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慨。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总感觉这位江湖‘大佬’似乎有些熟悉。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他想要回忆起对方的面孔,却发现那张面孔早已模糊。

近一年时间过去,‘段坤’刻意不去想起的情况下,印象本就越来越浅。

再加上段坤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中途也不是没有损失的,一些无关重要的记忆,早已被遗忘,或压在脑海深处。

那位江湖‘大佬’虽然没被遗忘,但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他也是某个电影里面的人物吗?”

段坤忍不住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