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丹妮也无法否认,异世界的绝境长城已经超越了大天朝的正版长城,五百公里长不算什么,关键它平均高度接近200米,万年不朽。

200米啊,远远看去,就好似横亘在大地上的一片连绵山脉。过去万年,它依旧没有半点朽坏的迹象,如果夜王不打过来,它八成还能再坚持十万年,乃至百万年。

五百公里长的绝境长城,一共分布了十九座城堡,巅峰时期,仅黑城堡就驻扎了5000守夜人,十九座城堡部加起来接近万人。

别以为一万人少了,那可是常备军,君临五十多万人口,也只有3000都城守卫。

强盛的兵力会滋生难以驾驭的野心,守夜人历史上也出现过违背誓言的总司令。

守夜人军团已有过九百九十七任总司令,其中有疯子,有独裁者,有脑残比如伦赛?海塔尔,试图将位置留给私生子,罗德里克?菲林特想让自己当上塞外之王。

比如六百年前,风雪门和长夜堡的指挥官打群架,总司令试图阻止,他们反而联合起来谋杀他。

可七国领主与国王从来不认为守夜人会对他们的统治构成威胁,并非相信守夜人的节操,而是长城19座城堡对来自南方的攻击毫无抵抗力。

嗯,守夜人诞生的目的便是防备来自北方的野人(异鬼成了传说),他们的城堡贴近长城修建,三面完没有城墙,非常容易被。

这原本是为了防备守夜人造反特意设计的,此时却成了琼恩·雪诺等人的致命弱点。

因为塞外野人王曼斯·雷德当了十多年守夜人,对长城的弱点一清二楚。

如今长城只剩三座城堡,左右两端靠海的影子塔、东海望,位于长城中段的黑城堡,同时也是守夜人的大本营。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在杰奥·莫尔蒙(乔拉亲爹)带队北上送死之前,长城有一千守军,影子塔两百,东海望两百,黑城堡六百。

熊老为了调查异鬼与野人动向,从长城带领300精锐守夜人北上,其中黑城堡走了两百。

可守夜人压根没携带对付异鬼的武器,三百个守夜人几乎团灭,除琼恩和他的几个小伙伴,仅三四十人活了下来。

接着,曼斯雷德故意派野人在长城东西两端闹出动静,让守夜人在500公里长的长城上疲于奔命,他却悄悄安排一支两百人的突击小队翻过长城,意图悄然绕路,从后方偷黑城堡的城。

琼恩·雪诺与耶歌蕊特就在突击小队中。

琼恩毕竟是主角,他成功逃脱。

可黑城堡此时只剩四五十个守军,还多是老弱病残。

之前说过,黑城堡没有城墙,连木栅栏也没有,敌军可以长驱直入,守夜人除了硬肛,别无他法。

于是,得到琼恩通风报信的守夜人放弃厨房、大厅、马厩、塔楼,搬空兵器库,只坚守联通塞外与北境的城门洞。

他们用装满铁锭和腌羊肉的木桶,柳条箱、成捆的染黑羊毛、木桩、装谷物的袋子,堆成一排三米高的弧形壁垒。

防御圈内只有两样东西,城门和登上城墙的巨大“之”字形木楼梯。

楼梯如一道蜿蜒曲折的闪电,沿墙攀升,踏脚的木梁有成人大腿粗,深陷在冰层里,很结实。

除了守夜人,还有从附近村庄聚集过来的一百多老百姓。

守夜人制定的策略也非常简单,用油沾湿了最下层的楼梯,先守壁垒,守不住就退入后方木梯,一层层地退,通过弓箭与十字弩等远程兵器一点点削弱野人的兵力,最后引爆埋在“之”字形木梯底部的燃油桶,烧塌下方的木梯,把追上来的野人烧死、摔死。

能否杀光野人还不确定,但至少可以帮黑城堡的守夜人熬过这一夜。

雪夜月朦胧,寂静的大地被一片灰暗的银白包裹,只有冻结骨髓的北风呼啸吹过。

敌人借着月华,在半夜时分对黑城堡发动突袭,号角响起,战争在瞬间进入白热化。

野人如潮水般冲入黑城堡,焚烧大厅与马厩,越过简陋的壁垒,在院子里疯狂追杀奔跑的守夜人与老百姓,一些野人甚至登上木梯。

琼恩从壁垒退到木梯第一层,又从第一层退到第二层此时,他歪在第四层木梯围栏上,左腿被耶歌蕊特射中的伤口撕裂般疼痛,他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气,手中绑了燃烧火棉的箭矢瞄准木梯底端的油桶。

烈火、寒冰,鲜血,哭喊,死亡前的哀嚎

“嘶嘎——”

突然,头顶上方传来划破夜空的兽鸣,一股沉重、灼热的气氛在黑城堡弥漫,不仅琼恩感觉到压抑,下方厮杀的野人、守夜人也情不自禁放慢动作,仰头望天。

“嗖——”划破空气带起的尖锐啸声在高空响起,落到长城顶部以下,众人终于看清落下的东西。

一杆标枪。

三四米长的木杆标枪。

“嗤!”标枪插在院子中心被鲜血染红的泥地上,在野人、守夜人茫然注视下,标枪顶端缠绕的旗布缓缓打开,夹着雪花的狂风穿过墙根,让旗帜高高扬起。

“黑底红龙,三头龙,这”琼恩·雪诺呆了片刻,弦上的火箭收了回来,突然荒谬地叫道:“坦格利安?”

“真龙旗帜!”几乎同时,其他守夜人也认出统治这片大陆三百年之久的王族象征。

“龙,巨龙,”有人对着天空大喊。

琼恩抬头看去,木梯高层,一向淡然的老迈学士疯了一般挥手狂呼:“是龙,没错,那是龙吼!巨龙,有坦格利安来了!”

老人热泪盈眶。

仿佛回应他的呼唤,一道庞大黑影从高空急坠而下,“嘶嘎——轰!”

白龙!

一条比琼恩见过任何生物都庞大的白龙高速俯冲而下,在野人头顶划过一道弧线,并喷出十四五米长的亮红龙炎,他可以看到野人们惊惧扭曲的脸庞,甚至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恐惧。

他也浑身发颤,一种兴奋与恐惧混合的奇怪情感填充心湖。

白龙没有烧死一个野人,掠过院落之后,它在黑城堡最外围降落下来,一步步向简陋壁垒围成的院落走去,脚步沉重,每一下都像落在众人心中。

“放下武器,投降不死!”清脆女声传遍四野。

龙骑士!

她是谁?

琼恩雪诺探头张望,可除了白龙鼻息间时不时飞溅出的火星,什么也看不到。

巨龙靠近木桶、麻袋堆砌的壁垒时,有野人高喊:“是个女人,杀!”

琼恩听出来了,是瑟恩族的首领斯迪,他同时还是突击小队的队长。

光头斯迪举剑向巨龙冲了过去,白龙似乎呆住了,没有半点反应,直到斯迪靠近它五米

“嘭!”一条黑影闪电般从后方抽来,斯迪如同被棒球击中的西红柿,飞在半空,身子便断成两截其实除了脑袋与双腿,其它成了四散飞溅的糊糊,落在那些冲向巨龙的野人的脸上、头发上、破烂皮甲上

恐惧摄住众野人的心神。

而这并非结束

“嘶嘎!”白龙仰天嘶吼,嘴巴里渐渐膨胀起一颗暗红火球,从橙子那么大渐渐膨胀到有簸箕大,然后,“刺啦————————”

巨大的火球瞬间变形,拉长成巴掌宽、四十米长的亮红光弧,好似一把巨大砍刀,猛然向前砍下

“轰!”木屑、残雪、沾血烂泥、残肢断臂、亮红火花在那四十米长的直线两边爆散开。

“咕咚!”艰难咽下一口唾沫,琼恩汗流浃背,突然对那个女龙骑士起了更甚野人大军的恐惧感。

“投降免死,反抗者杀!”再次传来那女人冷酷的喊声。

嗯,之前还觉得她声音甜美,此时却莫名变得酷烈残忍了。

四十米的大砍刀看着牛掰,其实就烧伤四五个倒霉蛋,一个人也没“砍”死,龙炎只是改变了形态,力量没有变,本质也没变,虚幻的火焰很难切开结实的皮肉组织。

简单来说,除了场面华丽,搅动一波气浪以外,杀伤力来自火焰温度与热量本身。

至于残肢断臂这原本就是战场中心,地上到处都是砍断的手臂与脑袋。

可琼恩不知道,野人也不知道啊!

“嘶嘎——”当大黑出现,从野人头顶滑过之后,终于野人崩溃,第一个丢下武器,接着第二个、第三个野人投降了。

丹妮坐在小白后背没有动,白骑士搀扶着佩雷斯坦从大黑后背爬下来。

老博士连着飞行了近20个小时,脸色煞白、双股战战,快累昏过去了。

嗯,从三岔河直线飞往长城近3500公里,他们中途停了三次,一次一小时,吃喝拉撒、舒展筋骨,接着继续飞。

丹妮能感觉到,两千公里后,小白开始有些吃力,大黑却一直匀速飞行,疲惫感几乎没有——高空飞行时,他也在运转九色漩涡,自虚空吸收魔力因子。

魔力让大黑更持久。

“是哪位坦格利安?”

正思索的时候,守夜人从木梯上爬了下来,很自觉地开始捆绑、收押投降的野人。然后,一个黑发大胡子男扶着个颤巍巍的灰袍老者走了过来。

白骑士上前一步,打开面甲,朗声道:“巴利斯坦,我是巴利斯坦·塞尔弥,随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陛下来长城援助守夜人。”

“巴利斯坦!”青年惊呼,他更震惊于见到传说中的白骑士。

“丹妮莉丝?!”老学士惊喜,做梦也想不到的美好场景竟活生生出现在眼前。

“是我。”

丹妮看到老头脖子上长长的锁链也猜到他的身份,翻身从小白身上跳了下来,摘下头盔,银色发辫垂在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