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柯西兄dei不愧是理解带师,这一波分析我服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打字。”

“还有三天就公测了,到时候进游戏看看楼主说的是不是真的。”

“感觉楼主像是游戏公司派来的卧底,这分析说的一套一套的。我愿称你为最强理解带师!”

除此之外,宣传片一经公布,立刻登上各大新闻头版头条,直接让发酵了一个月的游戏热度直接登顶爆发。

宣传片公开五分钟后。

微博热搜前四条直接被《命运》霸占,更是有多达18条相关热搜排在下面。

1、《命运》首支宣传片(沸)

2、废土星(沸)

3、宣传片里特写帅哥的名字(沸)

4、宇宙黑雾究竟是什么?(热)

……

唯美河流自然风景中的清纯长发美女美如画

不少游戏up主,知名玩家,有的发了宣传片的rea视频,有的以自己的游戏理解分析宣传片里透露的内容。总之只要和《命运》沾边,就能获得很好的点击和收藏,更不乏观众的一键三连(暗示)。

一些受邀参加封测的玩家,此时看到几乎是民狂欢热度的情况,也纷纷打开直播,回答一些不是很关键的问题,硬是从大锅里给自己捞了不少热度。

前面每天放出的新手星球或者是职业体系,都是小打小闹。

随着今天第一支宣传片的公布,瞬间引爆了人们关注许久的热情。

游戏公司这支两分半的宣传片,可谓是诚意满满。

从废土星核爆清算日引入了和则分、分则合的哲理。再从受难团结重建家园,到发展后新的冲突摩擦,其中穿针引线的带出了废土星的主要矛盾——各个势力在废土末世环境下理念矛盾,以及众多人口与少量资源之间不平衡的矛盾,同时在最后不断拉升的视角中带出了废土星的势力格局。

如果要把三天后的公测比为一场考试,那么这部宣传片就是满满的考点答案。

迅哥儿曾经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就在民狂欢的时候,奇迹公会核心管理层气氛低落死气沉沉。

他们整个团队封测努力了15天的东西,最终付诸东流,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等进入游戏后,一切都要回到原点重新起步。

俱乐部内。

核心成员们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

无论他们打开什么软件,最先看到的都是有关《命运》宣传片的事情。

不提这茬还罢,说到这个众人悲从中来。

《命运》这款游戏的热度,已经超越了以往所有游戏。加上强大的资金力量和技术含量,俨然有成为世界最受欢迎游戏的潜力。这个世界最受欢迎所带来的商业价值,远不是以前那些火爆球的游戏可以比拟。

进入游戏舱的虚拟现实游戏,流速只有现实世界的三分之一。

且游戏强烈的真实风格,绝对会吸引不少玩家体验,充满商机。

各大商业公司绝不会放过这个打广告的好机会,但是由于游戏是蓝星的联合政府以及数家高科技公司制造的新产品,一切剧情衍化部以主脑自主进行,没办法人为修改游戏程序代码。所以整个游戏没办法通过程序的方式植入广告。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各大商业公司自己成立俱乐部,在游戏里获得影响力。

有不少公司本就有自己投资的俱乐部,现在只用成立新项目,拨款预算就行。

而那些没有从事过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公司,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挥动着自己的票子到处挖人。

还有不少工作室、专业以游戏谋生的玩家,也早早的准备好了游戏舱,摩拳擦掌等待游戏正式开放,在里面大展手脚。

目前从官网资料、宣传片以及封测老玩家口中,玩家汇总出来不少信息。

这款游戏的死亡惩罚。

每周只有50次死亡机会,用完即止无法登陆。

相较于其他游戏超过死亡次数后属性扣减,这个惩罚可以说是很严厉了。

50次乍一看不少,但是平均到每天也就7次。

对于刚进入游戏的玩家,不注意看红绿灯都容易被车撞死,接触战斗任务也很容易死亡,一天7次哪儿够啊!

如果说一周50次的死亡机会都还能接受,那么前期脱离战斗不回血这一条,就让玩家抓狂了。损失生命值后,即便脱离战斗也不会主动回血。游戏里的止血绷带,效果也真的只是止血,不会回血。想要回血,只能去医院的医疗舱,且还是根据伤势收费。

收钱也就算了,医疗舱的回血过程才是最让玩家难以接受的。

就和现实中去医院一样,躺在医疗舱内,静静等待生命值一点一点回复。

要知道这可不是之前大家玩的那种电脑客户端游戏,一闭眼一睁眼,伤势痊愈了。

这种游戏舱虚拟网游,是真的得安安静静躺着疗伤恢复。

“操,这游戏的回血机制也太硬核了吧?要是被人干碎了,还真得到医院躺它个几天啊?”

“我看出来了,这游戏讲究的就是一个操作。想要避免在医疗舱浪费时间,就得有过人的身手,在战斗的时候尽可能的不掉血。”

“倒也不是没回血的东西,我听封测大佬说,他在地下黑市见过次级治疗药水,不过一瓶售价高达3万废土币就是了。至于3万废土币是个什么概念,我只能说10级前接到的f和e级任务,每次给的钱不会超过100废土币。”

看到这里的网友纷纷表示,要网抑云了。

甚至于晚上7点钟的新闻,也报道了《命运》宣传片的事情,将整个游戏的热度再次烘托到一个新的高度。

之后维多利亚星和潘朵拉星的宣传片,同样引发了一系列热议。

但是相较于废土星,亚洲区的玩家对于18世纪英伦风格和魔法与剑、龙与地下城风格的潘朵拉星明显不是很感冒,真正狂热喜欢的也只是一小部分。

唯独废土星,主打武道和机械超能体系,风格也是后现代废土风,对于从小对武术、高达耳濡目染的亚洲玩家,这种风格明显更讨喜,也更容易接受。

但是在其他大洲的玩家,都爆发出类似于亚洲玩家第一次看到废土星宣传片时的狂热。

终于,在三支宣传片公布的次日,由各国政府牵头,几十家科技、游戏、生物技术公司联袂推出的蓝星首款游戏舱虚拟游戏《命运》,将于今日中午12点,球同步正式开放!

11点50分。

奇迹公会绝大部分玩家都已经躺在游戏舱内,等待游戏开服。

唯独核心成员靠在游戏舱边,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

眼神里带着些许兴奋,但更多的是担忧。

“峰哥,我们这一波真的要输了么?”狗剩大王忍不住问道。

追风嘬了一口烟,眼神中无悲无喜:“放平心态就好了。林克这条线大概率没戏了。我们这三天经过了各种推理分析,都没办法找出林克可以反败为胜的理由。不到一百人的麒麟堂,即便加上那些神奇宠物,也很难抗衡上千人的力量。更别提麒麟堂除了林克外,基本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高端战力的人,面对四大势力的包围,很难身而退。”

经过三天调整,追风也在尽可能的调整自己的情绪,说服自己放下得失。身为俱乐部创始人、领队以及灵魂人物,追风的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俱乐部其他人的情绪,所以他必须走出阴霾,带领兄弟们发掘新的机会。

“根据我十五天的封测经验,这款游戏虽说有npc人设之类,但是绝对没有既定好的剧本,所以万事皆有可能。虽说我们开局落后,但是不代表我们会一直被压着打。你们都放平心态,然后根据我们之前制定好的策略,稳扎稳打就好。”

数据分析师海盗船绞肉机点点头:“出生在沙都附近的,都会第一时间抵达街角旅店。其他远地方的,就近在城镇乡村找任务发展。”追风点点头,随后挥手示意:“好了,你们赶紧进游戏舱吧,我抽完这支烟就进去。”

很快,整个二楼就只剩下追风一人。

追风掐了烟,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喂,你还没进游戏舱啊?”追风有些诧异,盗凉人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有进游戏舱。

电话对面盗凉人干笑两声:“你自己不也没进游戏。”

“反正林克基本没戏了,早进一会儿晚进一会儿也没区别。”

“唉……真的没了吗?我还一直觉得这么稀有的职业,戏份肯定很足呢。”盗凉人感叹中又想起了跟随林克打江山的峥嵘岁月,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话说,我一直好奇你身为红马食品有限公司的老板,为什么不自己成立一支俱乐部,征战《命运》呢?有这重身份在,想要跻身前列还是不难的吧?”追风问了一个他一直好奇的问题。盗凉人这家伙宁愿投资他的奇迹公会,都不愿意自己亲自开辟电竞产业。

要知道在《命运》如火如荼造势开服前,可是有不少知名企业宣布成立俱乐部,进军游戏。

“因为这么没意思啊。我之所以玩游戏,就是不想逃离现实中别人对我的前倨后恭。要是我公开身份组建俱乐部,那他们铁定把现实里的那一套带到游戏里,那我就失去了玩游戏的意义。所以我才起了这么个冷门的名字,在游戏里隐姓埋名寻找乐趣。”

盗凉人说完之后,突然灵机一动道:“你说,会不会林克在那场大战中凭借个人实力活了下来?然后隐姓埋名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追风先是笑了一下,看来盗凉人还是没死心。但还是专心思考片刻道:“不乏这个可能性。毕竟寻宝鼠就是个鼠形雷达,还有沙雕一家子可以沙暴掩护,林克确实有机会逃跑。不过既然他隐姓埋名躲起来,那我们是必然找不到他的。”

“唉,也是。”

盗凉人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已经来到11点59分。

“好了不说了,还有一分钟就正式公测了,我们游戏里见面再聊。”

“好,见聊。”

两人挂断电话,步调一致的进入游戏舱。

随着漆黑游戏舱中倒计时归零结束,一束白光从黑暗中疾驰而来。

下一秒,追风般的飘柔和盗凉人进入游戏。

而其他新玩家,都开始抓紧时间创建人物。

嗡~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上线的缘故,追风和盗凉人上线后感觉眼前发白,头晕目眩。

抱着脑袋缓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缓缓睁开眼睛。

两人封测是在麒麟堂宿舍下的线。

因为都是小头目级别,而且都是异人,所以之前林克给两人安排了一件标间宿舍。

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和下线的时候一模一样。

追风和盗凉人相视一眼,都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说,现在麒麟堂是谁占据着?”追风开口问道。

“如果林克死了或者逃了,那么应该是青龙老大的亲信吧?我觉得是九纹龙。”盗凉人分析道。

在封测的时候,青龙老大就对林克抢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块肉而耿耿于怀。而且在宣传片里联合其他三大势力围剿林克,也是出自于青龙老大的手笔。既然现在拿下了麒麟堂,那么未免落到其他人手里,交给自己人最合适。

而没人比九纹龙更让青龙老大放心的了。

“那我们这么冲出去,必定给人打死。”

盗凉人无奈耸肩:“那也莫得办法,总之要离开这里才行。对了,你的武器还在吧?”

追风看了一眼手上的狼牙拳套,甩了甩头:“走~”

两人蹑手蹑脚来到门口,在门上贴耳听外面的脚步声,旋即面色凝重。

追风捏着嗓子低声道:“外面人很多!”

“不管了,干掉一个不亏,带走两个血赚!”

三、二、一,冲!

随着追风倒计时,两人倏地打开大门,拿着枪挥舞着拳头冲了出去。

咚咚、砰、呼哈~

刚才还战意十足的两人,顿时被人五花大绑,压在身下。

ps:好啦,这章写完婉君睡了,然后白天起床后再战(大家别催了,晚上睡觉都要做噩梦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