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大半天的商议,佛缘阁和法门寺的人都满意地离去了,当然,最满意的还是云翔,以前鼓励两家对抗,是为了双叉寨,而这次又说合两家,也是为了双叉寨,事实证明,双叉寨一直是得益者。而这次真正受伤的,也许只有长安那十几座道观吧,对了,还有那些信徒手中的钱袋。

离开之前,胡九娘还是专门给云翔传达了谢晓蓉的一句话,更准确的说,其实就是一个新的任务。

佛缘香榭希望能够尽快在平城建立佛缘阁分号,所以希望双叉寨先一步打通道路。

云翔不由得长叹一声,谢晓蓉还真是将双叉寨当成了她的爪牙了,吩咐起来真是毫不客气。可无奈的是,这本来就是事实,人家佛缘香榭在双叉寨身上花了这么大的价钱,总要让人家见到成效不是?

待得众人都离开之后,朱家姐妹也告辞离去了,她们这次下界的目的主要还是炼制新的傀儡妖,既然双叉寨没事了,她们也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任由吕方自行前去操练寨中的小妖,云翔则找来了地图,开始研究起了谢晓蓉的新任务。

平城,是此时北魏的首都,也就是后世的山西大同,距离长安不算近,但也不太远。

要打通长安到平城的通路,其实关键的也只有几个节点。

首当其冲就是黄河,黄河里水妖不少,也有水神,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无论是以云翔龙族的身份来处理,还是去泾河里找找泾河龙王的门路,想必都不难解决,所以,这个看似最大的问题,反而是最容易的一个。

其次就是吕梁山了,吕梁山是天下有名的大山,里面肯定妖怪不少,而云翔现在却一无所知,所以目前首先要做的,是派人去吕梁山里头搞清楚情况。

既然是去妖怪堆里打探情报,那倒也不用他亲自出马了,最终,他将事情交给了特处士,这个头领脑袋还算灵活,而且修为也尚可,又是妖族中最常见的蛇妖,正好去操办此事。

当然,除了吕梁山,一路上还有好几座不小的山脉,比如恒山,那是道教名山,里面有不少有名的道观,不过以双叉寨和天庭的关系,想必他们不会前来为难,大不了就让吕方出马,上洞八仙的名号,在道门之内还是比较好用的。

文艺范少女媚眼如丝清新气质瑞士天鹅湖惬意写真图片

对了,还有一座五台山,那是文殊菩萨的地头,以他和佛缘香榭如今的关系嘛,呵呵,应该不是难事吧,这上面自己使不上劲,只能请白无双多花些心思了

除了这些名山,当然也有一些不那么出名的山峰,里面说不上会有什么妖怪,不过这些还是都交给特处士来打探了,现在没有任何情报,自己也很难做出判断。

主意已定,云翔便招来了寅将军三人,对他们吩咐了一番,然后还特意将自己的黄狼顶借给了特处士使用,事情方才完安排完毕。

晚上和吕方一同吃了顿酒宴,云翔便离开了双叉岭,一路往西而去。

去年,他曾答应过九尾夫人要去寻找他儿子胡宁,大丈夫不可失信于人,所以,他今年便专门腾出了时间来办理此事了。

这一次是找人,所以他并不是一个人走的,而是带上了两个随从,正是精细鬼和伶俐虫这两个活宝。

说实话,这段时间观察下来,他发现这两个山鬼虽然有不少小心思,但总体来说办事还算靠谱,而且尤其擅长与人打交道,这两年下来,早已经和寨子中的妖族打成一片了,这样的本事,不用来打探消息实在是可惜了。

而且,他们的相貌也与常人差别不大,更适合混迹在人群之中,除非是有些修为的高人,一般人还认不出他们。更重要的是,自己也需要腾出一段时间来好好观察一下这两个人了,毕竟,收服他们,自己可是有目的的,就这么一直养在寨子里,并非他的本意。

要找一个失踪了三十年的人,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头苍蝇那样乱找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方法。

时隔三十年,失踪的地点已经毫无意义,他可以在中土,可以在西天,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所以,云翔一番苦思之后,将重心放在了他的身份之上。

胡宁和自己一样,有一半的龙族血脉,作为水族中的王者,肯定会异于常人,所以,他需要打听一下,哪里有疑似龙族又没有确切出身的水妖,或者是陆地上与龙族有关的人类,这也是胡宁最有可能显露出踪迹的方式。

要打听这样的消息,当然也不能满天下乱跑,最好是能找一些消息灵通的人问问。而这个世界上,消息最灵通的人类,想必就是那些走南闯北的行商了,而这天下间,正好有一个地方,有着大量的行商聚集在那里,天下信息汇聚之处。

这个地方,他曾经去过,叫做高昌城,至于行商为什么会聚集在那里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要排队等着过火焰山,而那里也正是连接中土与西域的最重要的一处关口。

既然有了方向,云翔便也不犹豫,带领着两个山鬼,连夜赶到了高昌城外。

熟悉的高昌城外,立着那个熟悉的破棚子,好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在这里收钱的是不是还是那个熟悉的徐老三。只可惜,现在是半夜,棚子是空的,他倒是无法验证了。

当然,就算徐老三在,也认不出现在的云翔了,当年和他见面的时候,云翔还是戴着黄狼顶的。

面对这样一座小城,今时今日的云翔倒也没有那许多顾忌了,便干脆施展开了法术,三人一同进入了高昌城中,然后敲开了一处客栈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开始分头行事,各自混迹于茶馆酒肆之中,打探起了消息来。

眼下正是四月底,也是诸多行商启程的最好时间,所以高昌城里住满了南来北往的商人。

这个年代的行商,其实是个高风险职业,可谓处处都是危险,算是拿命换钱的职业,这种职业的人,大多好酒,而且喝多了什么都肯说,所以,在大撒金钱的策略之下,三人打探起消息来也并不费劲。

三日后,三人再次聚在一起,每人都拿着一摞厚厚的情报,开始整理这些天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