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福看着满脸堆笑的打手,顿时觉得这人不错。

如果待会儿需要逃跑,可以把他顺手塞进‘强化背包’里,然后自己再‘身体灵化’逃走。

不错,计划通!

老三和另外一名打手,负责七人众和帕西诺家族。

老三看出来了,老大这一次把阿福推出来开始办事,就是想给阿福积攒声望,替代死掉的肖尔。

现在杰克帮,满打满算就十六名打手,外加老三一个‘高层’。

以目前动荡的局势,短期内是不会在招人了。

就算是招,这时候也没人敢加啊!

虽然此举会分化老三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但是他举双手欢迎。

这说明老大把持着杰克帮,不是玩玩而已,是真的要

自己好好辅佐阿福,把阿福带到独当一面,自己安心做老三,在后方羽扇纶巾出谋划策。

这么一想,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娇滴滴妹子秀时尚春装明媚动人

“三哥,这一波去归还尸体,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一旁的打手举手的时候本就是硬着头皮,虽然之前老三在杰克帮的时候已经说明,但是一想到两个人踏入敌对帮派的领地,面对敌人几十人的规模……

越是靠近,就越害怕。

“别人不相信,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

老三拍了拍打手的肩膀:“小伙汁,待会儿进去之后,甭管敌人声势多夸张,你只管做到脸上不露怯就行了。”

“要是你实在害怕,我教你一招,你眼神就一直盯着天花板。”

几个帮派距离都不远,外出的打手到现在还没回来,打电话也不通,三个帮派的老大都有些担心。

就算是起了争执,电话总也该回一个吧……

“老大,杰克帮派人来了,说是来归还尸体。人和车都扣在外面呢!”

帕西诺家族家主,此刻一袭板正得体的黑色西服,坐在长桌尽头,两旁都是家族骨干成员。

“归还尸体?我们的人都死了?”帕西诺家主眉头紧蹙,身子前倾。

长桌上坐着的其他家族成员,感受到家主的威压,都低头,噤声不语。

报告的打手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是的,尸体都在卡车里。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一具不少。”

“来的有几个人?”

“两个。”

这下,长桌上的家族成员面面相觑,眼神中写满了震惊。

“可恶!两个人就敢来,这是当我帕西诺家族无人吗?”

“家主,这两人就是来耀武扬威的,我们决不能把他们放回去。”

还有人眉头紧蹙,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回事,我们的人怎么会都死了呢?为什么杰克帮的人还能活下来?”

“是啊,杰克帮就剩下十几人,我们三家帮派加起来可是有四十多人。”

“,肯定是其他两派把我们给卖了,他们背叛了我们!”

砰!

长桌尽头首席的家主,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响声在房间内回荡。

叽叽喳喳的家族成员都闭了嘴。

“把两人带上来,把尸体也都搬进来。”

家主的话就像是圣旨一般,手下立刻去办。

没过多久,老三和杰克帮的打手就被几人用枪顶着带了进来。

“老大,已经搜身了,没带枪。”

杰克帮的打手平时也就见见对方的喽啰,什么时候有不带武器大摇大摆进入对方基地的机会?

打手心底暗暗咬牙:这一波要是能活着回去,绝对吹爆!

打手瞟了一眼传说中‘所有条令皆从此出’的帕西诺家族长桌,在长桌上坐的人个个表情严肃,气场十足,吓得打手立刻抬头,按照老三说的,程盯着天花板。

丛先生挂着微笑,不卑不亢。

帕西诺家族的手下,随后将一具具尸体抬进来摆在地上。

杰克帮的两人,一人微笑一人趾高气扬,乍看上去有种身后都是战绩的自豪感。

这更是让帕西诺家族的人气得咬牙切齿,攥紧拳头。

老三气定神闲,迈出一步道:“帕西诺家主,我们老大林克特命我将贵派手下的尸体送回来,并带了一句话,说多谢家主的礼物。”

此话一出,帕西诺家族成员一个个气得双眼冒火,恨不得直接把老三生吞活剥。

一旁的打手大脑直接嗡一声一片空白。

操,不是说来送尸体吗?

这么当面挑衅,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你想死是不是!”

“在帕西诺家族撒野,你们今天别想活着走出去!”

后面搬运的打手都站起来,掏出手中的枪,咔嚓上膛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人头皮发麻。

帕西诺家主不怒自威的脸上,也埋上了一层阴翳。

“都退回去!”

短短四个字,所有的打手浑身一震,都心有不甘的收起枪。

“你们老大,就没有说别的?”帕西诺家主问道。

“没了。”

“那你们可以离开了。”

帕西诺家主话音刚落,其他成员顿时坐不住。

“家主,杰克帮两个人过来放狠话耀武扬威,直接把他们放走,这不是堕我们家族威望嘛!”

“我请求立刻处死二人,并且将两人尸体挂在我们地盘街区,以儆效尤!”

“附议!”

帕西诺家主手中权杖猛地敲地,大喝道:“混账!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了?”

义愤填膺的家族成员忙低下头,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家主眼神中的真火。

将两人送走,帕西诺家主狠狠的将权杖扔掉,大喝道:“你们以为我愿意吃亏吗?你们以为我愿意看着自己人惨死吗?以为我愿意看别人在自己的领地上耀武扬威吗?”

“你们知不知道,林克背后站着的是谁,是画家!”

所有成员,包括打手们,都浑身颤抖。

“家主,是那个杀手之王的画家吗?”

“废话!除了他还有谁能让我如此忍让!”

“可是……画家不是五年前就金盆洗手了吗……”

“他,又回来了!我本来也不信,可是前有玄武堂当街保人,龟老亲口承认。刚才我又让人牵线搭桥,从白金酒店里获取消息,这事儿酒店里都已经传遍了。画家把他唯一的推荐权,给了杰克帮的新老大,也就是林克。”

听到林克背后是画家,刚才趾高气扬、怒气十足的家族成员,顿时变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下来。

“那家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杰克帮暂时不要再动了。这事儿背后还有其他势力的影子,我们现在掺和进去就是当炮灰。就静观其变。”

家主起身,往尸体处走去。

其他成员也都起身跟随,一起跟着。

“把尸袋都打开吧,我看看。”

打手们哗啦将尸袋拉链拉开,帕西诺家族成员顿时连连后退,除了家主外竟然所有人都退步了。

派出去代表的还是家族里一位能干的成员,此刻却整个变成了血人面目非,面目狰狞恐怖。

众人还是从金牙和手指上的戒指认出身份。

再看其他尸体,虽然皮肤健,但是脸上的惊恐不减反增,而且死状都是脖颈爆裂,被极其锐利的东西割喉而亡。

一些女性成员此刻吓得发抖。

派出去的打手死状统一,看起来毛骨悚然。

“这……”

有大着胆子上前一一检查,不出一分钟一脸凝重的走回来。

“都是被锐物刺破喉咙,一击必杀!”

“这是谁出的手,难道是画家?”

帕西诺家主低着头道:“按照时间来算,在白鹤堂和玄武堂对峙结束后,林克一路赶回杰克帮,然后碰见了正在瓜分利益的三派,紧接着一人干掉了三派所有人。”

“这……”家族众人面面相觑,都被家主这个分析吓到了。

“这不可能吧,一个人对付四十多号人?”

“能被画家看中的,岂是等闲?”

“现在杀手榜前二的,五年前都去找过画家,想要争夺那一个推举名额,可是部铩羽而归。现在画家主动把名额给了林克,你觉得他不可能吗?”

“这……”

家族成员无言以对。

想想闪灵和梦魇的战绩,这样的人都得不到画家的认可。

得到认可的林克,得有多可怕……

“听我命令,这段时间,所有成员不得离开帕西诺家族地盘,违令者当即逐出帮派,绝不留情!”

老三和打手走出帕西诺家族的大别墅。

打手猛吐出一口浊气:“呼!刚才可算是吓死我了!没想到我们真的能活着走出来!”

老三面色如常道:“小帮派而已,瞻前顾后太多。加上今天有关老大的消息,实在是重磅,他们害怕才是正常的。”

“哈哈,我回去也能和他们吹牛逼了,老子也是从帕西诺家族身而退的人了!”

“好了别嘚瑟了,还有一家七人众要送货呢。”

“这回我绝不抬头看天花板,我要好好看看他们精彩的表情……”

这边,老三和打手送完了第一家货。

而另一边初出茅庐的阿福,也带着自己的小舔狗,来到了鲁蒙会的地盘。

“福哥,这里就是鲁蒙会了。”

阿福抬头,望了一眼白色教堂,啧啧称奇道:“呦,没想到教堂也干帮派的买卖啊?”

“走,我们进去!”

这一章会晚一点

写完了,回头看了一眼,写的是什么垃圾,都删了重新构思,估计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