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支祁这般撒泼耍赖,让在场诸人都是有些无奈。

只是,谁都知道,若是真的放他回去了,有金蝉子作为人质,东、西二天神佛也不敢让人硬闯大屋,便只得纷纷出言阻拦。

汉钟离忙道:“无支祁,且将话先说完再走不迟。刚才出手偷袭于我的,不是云翔,还能是何人?”

智慧胜佛也劝道:“无施主,这里毕竟是中土之地,若是不给道家弟子个交代,只怕早晚惹来祸患,还请留步片刻。”

无支祁停住了脚步,道:“若只是说话,我留下也无妨,可若要动手,老子打不过这姓韩的,可就不奉陪了。”

智慧胜佛一愣,道:“韩上仙只是一时性急罢了,其实并无恶意,贫僧保证,他定不会再向你出手便是。”说着,他连忙朝汉钟离使了个眼色。

汉钟离也只得道:“也罢,只要你肯说出云翔的消息,我等自然不会再动手。韩师弟,且先回来再说。”

韩湘子闻言,狠狠地瞪了无支祁一眼,便返身回到了汉钟离身后。

无支祁这才回转了身子,笑道:“这还差不多,咱们刚才说到哪了?对了,说到八卦道人为什么会知道云翔的消息,咱们就从这说起吧。有没有人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居然会惹得堂堂三清圣人不惜与域外妖魔勾结,费尽了心思逼问的?”

诸神佛心中一凛,眼中都闪过了异样的神色,朝着四位上仙看去,而汉钟离几人的脸色,却已变得难看无比了。

虽然,这其中的许多事情八卦道人并不曾与他们细说,但此时结合这无支祁的话,他们已是猜出了大概。

当年云翔大闹天庭之后,三界中便有传言,说是他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谁若能得到,便可身登凌霄大宝? 取玉帝而代之。

雨伞女孩

当然? 大多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这是一句扯淡的话,如果是真的,云翔自己早就成当今玉帝了。不过,作为三界间的顶级神佛,多少也听说过天机的存在,这上洞八仙当然都知道,只怕云翔心中这秘密,是与天机有关的,所以才会让玉帝如此忌惮。

现在? 既然无支祁说八卦道人设计擒住云翔,是为了逼问一个秘密,根本不用猜,当然就是天机的秘密无疑了。

而四位上仙此时的脸色如此难看? 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

要知道? 逼问天机的秘密,在三界中本来就是个禁忌? 一旦玉帝知晓,很容易生出些不好的猜疑。所以,当年八卦道人才会不惜花费精力将云翔送离三界,方才敢下手逼问。而此次派遣他们下界来抓人,却也是三令五申,让他们尽量封锁住消息。

可是,眼下这情况,无支祁居然将话当众说了出来,却是将他们这些道家弟子逼入了窘境。

毕竟,不论是西天,还是东天,肯定都愿意看到道门多一些麻烦,若是谁将这话传入了玉帝耳中,只怕玉帝对于三清圣人的猜疑便会更甚,即便是三清圣人并不是真的怕了玉帝,也肯定不愿与这位三界之主公然翻脸。

想通了此点,汉钟离忙喝止道:“无支祁,你莫要含血喷人,我家道尊无所不知,又怎会去找云翔打探什么秘密?分明他老人家看不惯云翔惹出了这许多祸事,实乃三界第一大祸患,方才决意动手诛灭,又哪来这些别有用心的揣度?你也莫要再东扯西扯,还是赶紧说出云翔的消息便是。”

无支祁摇头叹道:“说了这么多,你们还是想找云翔吗?”

汉钟离点头道:“这是自然。”

无支祁再叹一声,回身高喊道:“云翔,该说的我都说了,他们还是想见你,怎么办?”

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朗笑道:“上洞八仙也算是三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既然亲自登门造访,见一见倒也无妨。我来也。”

众人一惊,连忙循声看去,只见一人从大屋中飞射而出,只是身形一闪,便已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之时,却站在了无支祁身侧,身法当真是神鬼莫测,却不是云翔还能有谁?

汉钟离闷哼一声,韩湘子与曹国舅便已闪身而出,拦在了他的左右,萧声轻响,玉板临头,便已将那一方空间波动彻底搅乱。他们早知云翔精擅空间法术,所以一早便有了准备,正是怕他再施展空间法术逃脱。

云翔却是对他们这一番如临大敌的姿态视而不见,只是环视周围一圈,便大笑道:“云某刚刚返回中土,便有这许多老朋友来迎接,痛快,痛快啊。”

韩湘子冷声道:“妖孽,死到临头,还敢如此放肆?”

“死到临头?”云翔一愣,道:“你家道尊之命,明明是抓我回去问话,哪来的死到临头?”

韩湘子顿时语塞,半晌,才又勃然大怒道:“当年见你,不过是混沌度日的区区坐骑而已,今日竟敢顶撞于我?”

云翔摆摆手道:“若要打架,一会再说,莫要耽误了我与诸多老友叙旧。”说完,却是直接将韩湘子晾在了一旁,转而朝着国师王菩萨拱手道:“国师王菩萨,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国师王菩萨眼中闪过了复杂的神色,却还是合十道:“阿弥陀佛,当年随州救命之恩,贫僧一直不曾谢过施主,今日倒是正好与施主道一声谢。”

云翔露齿一笑,指了指无支祁道:“菩萨客气了,还要多亏当年随州一事,方才逼得无前辈入了我双叉寨,说起来,倒也是因祸得福。”

国师王再行一礼,叹了口气,却也终究没有再说。

云翔目光一扫,却又转向了黄眉菩萨,道:“黄眉菩萨,当年云某与你也有一面之缘,虽然偷了你一件后天人种袋,不过最终还是又被天蓬元帅夺了去,若是我所料不差,应该已落回了你东天的手中,还由我干爷爷重新炼制了一遍,算起来,你我的恩怨,也算扯平了吧。”

黄眉菩萨冷哼一声,别过了脸去,却根本不愿多理他。

云翔恍然一拍额头,惊道:“哦,对了,差点忘记了,这宝物回到东天之事,你怕是还不知道呢。无妨,我告诉你便是,四御中的东华帝君本就是你们东天的主事人,他其实还有一位夫人,乃是……”

“住口!”黄眉菩萨脸色大变,连忙出声制止道:“还宝之恩,贫僧不敢忘怀,云施主不必多说了。”

云翔呵呵一笑,这才住了口,又道:“这么说来,我云某人和你们东天还是多有交情吧?”

黄眉菩萨忙道:“自是交情不浅。”

云翔道:“既是交情不浅,这些道家弟子要当面抓我,你们东天有何打算啊?”

黄眉菩萨一愣,与灵吉、国师王对视了一眼,只得道:“这个……东天与道家也是同样交情不浅,却也只能两不相帮了。”

云翔眼中闪过了一丝戏谑的神色,大笑道:“好,两不相帮好,果然公平合理啊。”

说完,他又转向了智慧胜佛,仍是一般地拱手道:“智慧胜佛,别来无恙啊。”

智慧胜佛面容一僵,却也只得连忙行礼道:“善哉,善哉,云施主安然返回,实乃大喜之事,贫僧代我佛恭祝施主归来。”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