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人,可寿千岁,可移山填海,可降雨生雷,餐风饮露,御空而行…种种神奇之处,不可言表。

晋朝之中,也有修仙人。修仙人也是人,自然有归属。只是那种人,就如同此刻地面上包括苏动在内的众人所做的一般。

那种人,是需要他们这些凡人去仰望的。

“仙人,真的是仙人。”县爷等人也出来厅外,看到天际的飞虹,兴奋无比。

“看来今日真是黄道吉日,我成亲都能遇到仙人。”宝公子满脸激动。

后出来的闫正都收起脸上的骄傲,满脸憧憬向往得看着那消失的飞虹。修仙,是他做梦都向往的一件事。

和仙人比起来,这些凡俗,就是蝼蚁。

从那个角度看下来,他们也就是如同蝼蚁一般吧。

真要活成仙人那般,是不是也就少了凡俗间的这些蝇营狗苟,少了这么多的烟火气息?

这一幕。带给了很多人冲击。

苏动抬头看着仙人离去的飞虹余光,眸子倒是平静的很。还稍有些惊奇。

“那仙人身后,似乎还有一身影,只是那身影身上没带着飞虹,就不显眼了。”

亲亲我的小黑皮

“我也是近日内力再提升一层次,身体变化,视力也得到强化,这才能隐约看到,那也是一人影。”

两个仙人,一飞虹缠身冲天而去,一在其后紧追不舍。先前那声白日惊雷,听起来可不友善。

“看来仙人之间也不太平。”

修仙人,也是人,只是手段多一点,寿命长一点,可终究还是人。有人就有争斗。

……

仙人路过的事让的宴席更加热闹了不少,回到厅中都还在议论,个个都开心不已,因为仙人太少,所以都将看到仙人当成是好运降临的征兆。

“修仙,真好。”王朗坐在苏动旁边,喝着杯中酒,还道。

“轻易就能飞天遁地,能御雷降火。我们呢?我们习武,穷尽一生,若是能达到武统境界,内力真气完统御周身,才可御气飞行,这还需要天赋卓绝,肯下苦工。再往上,有些机缘,或许才能超脱自身枷锁桎梏。凡胎蜕变,成就武尊,以一敌万不在话下…可是,多难?古往今来,武林中多少天之骄子,有哪一个能成武尊?”

武尊武尊,武者称尊!都不惧仙人妖魔。

可是太少。

“习武练体,太难太难,不仅一刻不可懈怠,还需要各种机缘。”

“武尊之上,武圣就是传奇,据说能有大神通,可和修仙人比拟,本领手段大的很。”

“魏国就有一武圣,一人一剑,睥睨一国!剑圣之名,真正吓退了各路妖魔,百万雄兵。”

“再往上,传说还有能够破碎虚空的武神存在。那都是传说了。习武。修的是**凡胎,练的是最差等的内力。入门简单,只要下功夫,几乎人人可以修炼,可是越往后。其实练武是伤害身体的,是燃烧潜力,内力偏差的,有几个长寿的?”王朗唏嘘不已,道。

苏动也微微点头。

“是啊,修仙人轻易就能长寿一二百载。可以慢慢修炼。”

他们武者,不一样,内力是不可以增加寿元的,正常人的寿命,百年一到。任你再天资卓绝内力雄厚,终究还是黄土一堆。

岁月,是最厉害的毒,再厉害的武者都扛不住。

“除非有人脉,有权势,能有大量的可以增加寿元的灵萃供给。”王朗兴奋道。

用灵萃增加寿元,单单靠财富都办不到,还需要权力。有灵萃辅助,才能铸就真正强大的武者。

这就是先前王朗所说的机缘。

苏动默默听着。

他也是习武之人。

“我也需要灵萃,可是灵萃难寻,不是那么好得的。”先前那杨玉春倒是偷运的一株,不过,一来他还不屑取他人之物,二来,他真需要,也是海量的。

厉害的武者,都是拿灵萃堆出来的。

修仙人也一样。甚至妖魔都是如此。天地灵萃,世间谁人不想要?

可灵萃同样难得。

“苏动老弟,老哥我说句酒话,你别不爱听。”王朗突然压低声音,向苏动道。

“王哥你说。”苏动做聆听状。

“你和我老王不一样,和那个闫先锋也不一样,我能看出来,你的实力远在我们之上,刚才仙人路过,你冲出去,我都看不到你的影子。”他感慨道。

“你今年才二十来岁啊。根骨筋脉还没有被糟蹋了,现在去拜入宗门,还来得及,说不准就有仙缘出现,到时一飞冲天,成为仙人,我们都老死了,你还活的好好的。”

“这平安县,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王朗低声说着,他是真为苏动考虑。

苏动拿起酒杯,敬了后者一杯。却没有多说。王朗看其沉默,也不再开口,只是一个人喝着闷酒。

平生他最在乎的两件事,一件是杀妖,另一件就是喝酒。

转眼,宴会散去,苏动等宾客也相继离去,离开县爷府。

“你们二人先去城外等我,我去拜访一故人,随后就到。”

打发走两名随从,苏动却是朝着平安县西城走去。

“又是这样。上次进城,也是这样。”

“每次临走,都要去看故人,也不知道大人的这故人是谁。”

两名随从议论着,朝着城外走去。苏动不说,他们也不敢问,只能乱猜。

在平安县东城的正街上,有一间医馆。医馆不大,连牌匾都没有,可是来来往往,进这医馆看病的人却最多。

苏动不看病不抓药,也径直走进去。

“见过苏大人。”店内有一伙计,看到苏动顿时行礼。

一身飞鱼服的苏动,在人群中自然分外显眼。

“蒙姑娘…在忙吗?”

苏动摆手,低声问道,那模样,仿佛是怕惊动了什么人一般。

“大夫她在给人看病。”

“哦,你去忙吧,不用招呼我。”苏动点头,随后自顾自朝着医馆厢房内走去。

他走进去,背后那伙计却是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嘀咕:

“这苏大人,没事干不去抓妖怪,总是来这里,找大夫,也不和大夫说话,就是远远看着…”

他摇头,不过,却是心里明白。

“苏大人。是喜欢我家大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