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恩手中火剑栩栩如生,宛若红黄水晶锻造而成的实体。

换在几年前,侏儒见了一定会大呼“奇迹”、“七神在上”之类的话。

可见过海的人,哪会再为湖面之广而惊叹

“与龙女王相比差远了,她的热浪滚滚,一剑劈过去,即便没有锋刃杀伤,却能把人烤得半熟,你的”

提利昂伸出手,缓缓靠近琼恩手心悬浮的那柄火剑,直到距离剑刃十公分时,才勉强感受到炙烤的微弱刺痛。

“体积,温度都不如她。”

琼恩一挥手,收回魔力,淡淡道:“我是缚影士,她却是瓦雷利亚火巫师,职业不同。”

其实提利昂该惊叹的,因为琼恩不仅解除面具,不再畏光,还能掌控火焰的力量,已经超越九成九九的缚影士。

丹妮皇家法师团团长塔姆不如他,亚夏的魁晰,也被他甩开大半身位。

嗯,魁晰还畏光

魁晰天赋也强,奈何琼恩身具真龙血脉,对火巫术的亲和力太强了。

丹妮的便宜儿子辛巴,只疑似具备掌握完美大巫师传承的天赋,琼恩却一定能与丹妮一样,凝聚九色漩涡。

爱摄影的KIKI粉红诱惑写真图片

他是雷加之子,他还是被补完的圣灵。

没这样的天赋,哪够资格被真神觊觎

当然,这不代表琼恩该后悔学了塔姆的传承,若没掌握缚影士的技能,早就被梅丽珊卓强行复活,圣灵天赋再强也与他无关。

“火巫术可以被盾牌与铠甲格挡,真龙吼才是群攻利器,五个骑士肯定不是龙女王的对手。”提利昂摇头道。

“呵呵,你试试这个”琼恩轻笑一声,灰色的眸子渐渐染红,属于人类的情感也随血色加深而消减。

最终,琼恩神情冰冷,眸子血红。提利昂与之对视,竟生出一种绵羊被孤狼盯上的恐惧感。

“如何”兽瞳琼恩吐出一个词,提利昂眼前一花,只见一匹高大如牛犊子的血瞳白狼向自己扑来,一口咬住他脸面,痛入骨髓。

“啊啊”他浑身僵硬,脊背冰凉,惊叫出声。

然后眼前幻境消失,他看到琼恩那张络腮胡的沧桑面容。

“如何”琼恩笑问。

“这难道是狼吼”侏儒抹去额头冷汗,好奇道。

“丹妮莉丝的真龙吼,以龙魂施展灵魂攻击,说白了,还是在依靠巨龙。

我的冰原狼也非凡物,普通人见了也心生恐惧,我参考她的秘术开发出了冬狼吼。”

“这是她的核心秘密吧,你如何得知”侏儒惊疑道。

琼恩脑海瞬间闪过小弟布兰的身影,垂下眸子,道:“梅丽珊卓教我的。”

“嘶”侏儒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那女人好可怕,不仅破解龙女王的秘密,还成功偷学她的秘术。”

“五个骑士肯定对付不了她”侏儒越发确定。

琼恩摇头道:“你把我的意思理解反了。龙女王很强,我不否认,但她的实力大半依靠巨龙。

换句话说,若我有巨龙,或梅丽珊卓有巨龙,都不会比她差太多唔,至少不会出现我们打不过五名骑士,她却轻松横扫50名骑士的情况。

你考虑梅丽珊卓实力水平时,不能用拥有巨龙的龙女王作参考。

完抛开巨龙之助,五名大骑士照样能威胁她的生命。”

“我安排五名骑士,真能干掉红袍女”侏儒难以置信道。

“差不多吧。”琼恩迟疑片刻,轻轻点头,“也许,没必要对付她。”

“我不信,不信五个骑士能对付她。”侏儒摇头。

“超凡人士并没你想的那么强,至少正面战斗远不如一柄铁剑有效。

比如我现在,若没有冰原狼,三位副武装的剑士一定能杀了我。”

“你”侏儒怀疑地上下打量小老弟一番,摇头道:“你不行,你一个易形者,没了狼,与普通骑士有什么区别”

琼恩现在很行的,已经超越魁晰,成为名副其实的青年一辈第一人。

而且,他对超凡人士力量极限的评价也非常准确。

换成初到长城时的丹妮,没有巨龙与真龙吼,五个合格的骑士一定能做掉她。

五名铁甲骑士一起冲过来,法师若不能瞬间秒掉他们,只要挨一剑,不死也残。

梅姨可以不吃不喝,可她若在无防备的情况下吞入毒药,照样嗝屁。刺她一剑,她一样会流血,会死亡。

丹妮在战场上也会遇到生命威胁,否则她干嘛把铠甲弄那么结实

这个世界的半神,很像西方电影中的恶魔,听着、看着都非常牛掰,结果却会被抢打死,被刀子捅死

“你一直问我红袍女的实力,我告诉你了,你偏又不信。”

“攸伦你知道不变色龙席恩的叔叔,他成为男巫才几年就能召唤大海怪,梅丽珊卓可是半神。”

“没了海怪,三个骑士照样干掉攸伦。”琼恩肯定道。

“你说的轻松,可现实就是,龙女王有龙,你有冰原狼,攸伦有海怪。

傻子都知道,红袍女一定也有底牌。”侏儒木着脸道。

“你问我什么,我不骗你,照实说了。难道非要我罔顾事实,说出你心里想要的答案

好吧,梅丽珊卓能一挑五百、五千,一个人便相当于一支军队,可凭一己之力毁城灭国。

史坦尼斯完没存在的必要,她就是来维斯特洛游戏红尘的神灵。

等长夜降临,她挥挥手,驱散严寒,召唤出太阳;跺跺脚,天崩地陷,异鬼部被震成冰晶般的碎末。

长夜结束,世界一起吟唱她的赞歌。”琼恩没好气道。

侏儒丑脸扭曲。

拿下临冬城第四天,史塔克重新恢复对临冬城的统治,四天时间足够渡鸦在北境诸侯与临冬城之间飞一个来回,临冬城初步恢复对北境的统治。

中立的贵族立即向琼恩效忠,并承诺即刻出发,亲自到临冬城向琼恩史塔克献上剑与膝盖。

投靠波顿北境贵族在得到琼恩的宽恕后,也立即恢复对史塔克的忠诚。

几乎所有投靠波顿的贵族,都不喜欢波顿,更不是讨厌史塔克。

而是那时候史塔克族灭,连个效忠对象都没有,为了保存家族,才不得不放弃对波顿的仇恨红色婚礼,北境贵族家家戴孝,人皆仇恨波顿与弗雷。

比如,最后壁炉城的安柏家族。

北境第一好汉是谁

大琼恩

看看大琼恩的名场面:罗柏刚继位,大宴封臣。大琼恩欺他年少,当众嘲笑封君是个软蛋,还拔剑威胁之。

罗柏一个眼神,指挥灰风冲上餐桌,夺走大琼恩的剑,还咬掉他两根手指头。大琼恩不仅不恨,反而大笑着称赞少狼主勇气可嘉面对老子这样的凶人,还敢悍然反击,太有种了

自此之后,大琼恩成为罗柏麾下最忠诚的干将。

名场面之二:红色婚礼,众弗雷俱畏惧大琼恩之勇,故轮番敬酒,希望把他灌醉。大琼恩也来者不拒,真的喝醉了。

然后,冰火最牛掰的战斗发生了。

弗雷家八个穿铠甲的骑士vs醉醺醺的、没有武器的大琼恩

大琼恩在众骑士的围攻下,在二楼弓弩手接连偷袭下,最终重伤被俘。

弗雷却当场战死了一个,重伤两个,还有一个被咬掉耳朵。

这战绩,比亚瑟戴恩都夸张。

回到正题。

大琼恩被关在挛河城当人质,他的两个叔叔一个投靠史坦尼斯,立志为史塔克复仇;一个带领家族投靠波顿。

很明显,安柏家在两头下注。

投靠波顿只为保存家族,忠诚什么的,一点儿也无。

波顿那边的贵族,多是安柏这种情况,面对王者归来的琼恩,他们怎么可能抵抗到底

临冬城安稳下来后,珊莎王后向大哥发出邀请,琼恩欣然允诺。

又一日,他任命梅姬莫尔蒙伯爵暂代临冬城城主一职,自己携幼弟瑞肯,乘坐提利昂的泰莎前往谷地探亲。

次日上午,天气晴。

太阳像个吝啬鬼,在遍地黑色湿泥的演武场上投下稀薄的暖光。

在二鹿的烈焰骑士的带领下,数千披上烈焰红心披风的佣兵挥剑劈砍,嘴里喝哈有声。

布蕾妮塔斯抿紧嘴唇,戴着龙虾手套的左手紧紧按住剑柄,淡淡的暖日似乎无法驱使她心中的阴霾,一张粗糙的圆脸露出显而易见的沉重之色。

铁靴走动,在地上带点黑泥,污浊了她身后灿若白雪的披风。

在一众烈焰红心骑士好奇与探究的目光下,她越过校场,进入一片高大建筑群的阴影之中。

抬头看去,却是一栋四层楼高、大礼堂那么宽阔的灰石建筑。

临冬城的客室,二鹿的居所。

“布蕾妮塔斯”高迪法林用挑剔的目光打量女骑士。

她那熟悉的丑陋脸庞让他嘴角挂起一丝讥诮,她身上的烟黑色铁甲让他嘴角的讥笑更盛。

待目光移到女骑士身后在朔风中飘扬的白色披风,讥笑换成了莫名其妙的嫉恨。

不过布蕾妮不会感到莫名其妙,她之前便见过他几次,知道他为人傲慢自负,贪恋荣誉,看不起女人,尤其是荣誉超过他的名女人。

得到龙女王“无袍铁卫”美誉之后的经历,已然让布蕾妮有了身为名女人的自觉。

布蕾妮毛毛虫一样的厚嘴唇蠕动几下,以一种非常不自然的语气说:“法林爵士,我此来是为了拜见史坦尼斯大人,希望你能代为通传。”